當前位置:首頁 > 范文大全 > 簡歷 > 正文
文章正文

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

范文大全 > 簡歷 > :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是由小學生作文網(www.deyangsuzhou.cn)為您精心收集,如果覺得好,請把這篇文章復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訴您的朋友,以下是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的正文:

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篇一
2016年威海市黑社會老大排名,威海市黑社會老大是誰揭秘

【王楠老公郭斌】竟然是威海黑社會老大?郭斌背景資料簡歷

王楠老公郭斌竟然是威海黑社會老大?(附郭斌背景資料,簡歷,照片)威海人都知道郭斌是東北的小痞子,混不下去了來了威海,在威海算個三流的混混,主要靠敲詐賺了點黑錢,現在把黑錢用做所謂的房地產,我在公安局的朋友很多都抓過他,并對其勞動教養過,

現在如果沒有王楠,應該是混不上飯了,什么地產大亨,威海總共幾家房地產哪有他一混混的位置,最可憐的還是王楠被利用,現在無可奈何了。張怡寧叫板王楠,也找一大款,不要也有什么不為人知的事情吧,好替她們可惜,自己又不缺錢,何必呢?

【王楠老公郭斌】竟然是威海黑社會老大?郭斌背景資料簡歷

背景資料,簡歷王楠的老公是郭斌,比王楠大8歲,現年36,去年十運會結束后,于10月20日兩人在山東威海正式登記結婚.郭斌主要經營房地產,目前在山東威海正在建設海鮮一條街項目,另外還有一家在北京注冊的運動休閑服飾公司,主要生產和銷售王楠牌運動休閑服飾。

郭斌個人資料信息:郭斌,男,出生于1967年,山東威海人,前國家女子乒乓球隊王楠的丈夫。20歲前步入社會,主要經營房地產生意,在威海建設的項目為“海鮮一條街”,另外還有一家在北京注冊的運動休閑服飾公司,主要生產和銷售“王楠牌”運動休閑服飾。

【王楠老公郭斌】竟然是威海黑社會老大?郭斌背景資料簡歷

郭斌簡介:郭斌,1970年出生,山東威海人,是威海房地產大亨。郭斌自幼習武,身手在威海當地數一數二。但同時,郭斌的父親對他要求非常嚴格,中學時期,郭斌的成績在全市都能數得著。可以說,他是少年得志的。20歲前步入社會,風口浪尖上,他學著生存,見了很多世面,也掙到了錢,事業有成。2008年9月27日,郭斌與乒乓球名將王楠在山東煙臺舉行海上婚禮。

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篇二
2016年聊城市黑社會老大排名,聊城市黑社會老大是誰揭秘

2011年聊城綠園物業公司與香江一期業委會簽訂零物業服務合同(詳見2011年3月9日聊城日報第四版)綠園香江分公司負責人向全體業主和社會公開承諾零物業入住香江市場一期,通過經營公共區域來抵消物業費,然入住后物業公司出爾反爾于2011年7月12日在沒有召開業主大會通過強行向業主收費,業主要求物業公司按照法律規定出示物業管理從業人員資格證書,收費員證和正規發票遭到拒絕,業主據此拒交物業費,物業公司一經理惱羞成怒帶領10余名保安和社會閑雜人員武力威脅業主并揚言一天不交他就帶人圍攻商戶讓其無法經營,為此商戶多次報警求助,商戶的財產和人身受到嚴重的威脅,如今商戶生活在恐慌當中。


物業保安及黑社會人員圍堵在商戶門口,致使商戶無法正...


手持對講機的黑衣中年人為物業經理,帶頭武力威脅業主...


兩紋身男子手握對講機,稱其為物業保安。保安為何描龍...


保安素質參差不齊,武力打壓商戶,商戶多次報警求助,...

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篇三
中國黑社會老大排行榜

NO.1 東北的橋四

第 1大黑社會當數原東北的橋四了。東北最牛逼得老大,當時都說楊饅頭和喬四一人占據東北一半江山,其實楊饅頭在喬四手下根打雜的沒區別,當時的車號是黑 A88888,奔馳,沒交警敢攔,李瑞環到哈爾濱視察,前有警車鳴笛開道,所有的車都讓了,只有一個車從李瑞環的車旁超了過去,就是喬四的奔馳。李瑞環當時大為憤怒,但是只是問了一句是“誰的車”,答是“喬四爺的車”,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新聞上報道的了。

好牛的車牌

東北的橋四

NO.2 天津大邱莊莊主(禹作敏)

中國天津大邱莊莊主(禹作敏)了他在93年公然武裝抵抗解放軍.死于99年3月。

天津大邱莊莊主(禹作敏)

NO.3 是中國廈門遠華集團董事長(賴昌星)

中國廈門遠華集團董事長(賴昌星)了他當時是廈門的地下皇帝并是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職。賴昌星在1999年因為中國打擊走私犯罪被查出其名下的廈門遠華公司進行國際走私,走私貨物的總金額高達500多億人民幣,偷逃稅款超過300億人民幣。賴昌星走私獲暴利后,出錢頻頻邀請高層人士到廈門,并在辦公室、招待所懸掛他與某領導人的大幅合影,以此籠絡省市高級官員。1996年,遠華的一座大廈動工時,賴昌星大宴賓客,請到嘉賓兩千,其中有不少高官,宴中每人都得到了價值三千元的禮品。賴有一年過生日,請了重要的200名嘉賓,每人一個十萬元以上的紅包。

廈門遠華集團董事長(賴昌星)

NO.4 中國香港的張子強

中國香港的張子強,他在香港曾經綁架香港首富李嘉城的長子后被中央槍斃。在至今所知的綁架勒索大案中,張子強的勒索金額肯定是最高的,幾名在香港知名的富商都被他勒索,勒索金額據報已達1 6億元。除了勒索之外,張還涉嫌爆炸、搶劫等重案。張子強另一個出名之處,是香港警方似乎對他無能為力。不是抓不到他,而是抓到他以后,又不得不放他出去,每次他手上都高舉著一個“V”字。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

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

香港的(張子強)

NO.5 澳門黑se會老大尹國駒

澳門黑se會老大(尹國駒)他也在澳門回歸之后被中央處決。 89年與「街市偉」聯手趕走江湖大佬「摩頂平」,獲「迭碼」肥缺,之后數年由於財雄而開始勢大,及后勢力超越黑仔華,成為澳門黑棒頭目之一。95年尹與澳門其他黑棒組成「四聯幫」,以力阻香港幫會渡江搵食,此時尹與街市偉關系破裂,雙方互下追殺令,澳門腥風血雨年代正式開始。

在中方多方施壓下,澳門正府終在92年下令通緝崩牙駒,他也曾一度「著草」到東南亞,街市偉和水房賴馬上勢大,力圖瓜分尹的地盤,澳門黑暗的幫會仇殺不斷發生。其后通緝令突被撤銷,尹國駒返澳十分高調,又拍自傳式電影,又攪演唱會,并接受外國傳媒訪問,風頭一時無兩,相反仇家街市偉等則全部退縮,尹并開始與澳門治安單位磨擦,98年5月司警一哥白德安坐駕被炸,尹立刻被捕拘押。8個月后,11月23日終於被法庭判入獄15年,刑滿出獄時已是60歲的老人。

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篇四
掃黑隊長何以被判成“黑社會老大”

一個掃黑隊長何以被判成“黑社會老大”

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

吳法天 發布于2015年7月9日 22:23

7月7日,這一天不是某些網友口中的七夕,而是盧溝橋事變紀念日。這一天,長沙并不熱,但有點霧霾,在盛夏時分讓人感到有些莫名的焦躁。我上午乘高鐵抵達長沙時,從郴州趕來的李日華父親李老師和李日華妻子,早已在車站等候。他們為李日華的案子奔波了好幾年,艱難的歲月已經在他們臉上刻下了明顯的痕跡。從他們向我求助起,我就預感到這個案子的兇險,可能會超過我以往辦的所有案子。

千里會見:尋找李日華

下午兩點多,我帶著整套律師會見手續,與李日華妻子、父親趕到了長沙監獄。如果從2009年5月20日李日華被刑拘時關在郴州市看守所算起,李日華入獄已經六年多,如果從2011年7月8日終審判決后在長沙監獄服刑算起,也已經四年,按照正常刑期,他還要坐十四年牢。在這兩千多個日子里,他幾乎沒有停止過喊冤。我曾經的同事,證據法博士后張南寧律師為李日華做的無罪辯護,最終也失敗了。我特別想見見這個張博士口中的“冤死的黑社會老大”。

可是,當我提交會見手續時,長沙監獄管理人員說:查無此人!李日華妻子當時就懵了,上個月還來探望過老公,怎么突然沒有了呢。對方答復說,上上周吧,李日華被調走了,他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人是在長沙監獄服刑的,長沙監獄居然說他們也不知道李日華去了哪里,難怪家屬沒有接到任何通知。按照獄政管理的規定,服刑人員變更關押場所是應當及時告知家屬的,否則家屬探望會白跑,律師會見也會白跑。

下午三點多,我們打車趕到湖南省監獄管理局,接待我們的一位工作人員查詢后,告訴我們李日華被轉移到了陜西省富平監獄,至于具體被轉移的時間,他也不知道。陜西省富平監獄在哪里,怎么聯系,李日華近況如何,湖南省監獄管理局一概不知。他們只說應該由陜西省富平監獄通知家屬,可能書面通知在郵寄的路上吧。可是,兩個星期啊,如果當時就寄出來,怎么會沒收到?如今通訊這么發達,不會是馬車跑一個月吧?

我查詢了一下7月7日晚上長沙至西安的機票,發現當晚去西安的話什么也干不了,于是決定第二天一大早去。因為第一次去陜西,人生地不熟,我就發了一條公共微信求助,希望有當地朋友提供指引。不多時,后臺頁面收到數百條回復,很多熱心網友提供了有價值的信息,并發來鼓勵。人大校友、易到用車的副總裁于瑞卓還專門打來電話,安排了一輛專車到西安機場接送我。我被這么多認識的不認識的朋友深深感動了,還是好人多啊。

7月8日上午十點,我乘坐的航班準點抵達西安咸陽機場。坐上于兄安排的奧迪專車,只睡了五個小時的我又累又乏,倒在車后座打上瞌睡了。但我又不可能睡著。我的腦子里一遍遍放電影一樣過著案卷里的那些畫面。李日華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在判決書里,在《南方周末》筆下,他是“黑社會”的保護傘,犯有領導、組織黑社會、聚眾斗毆、尋釁滋事、敲詐勒索、故意毀壞公私財物、開設賭場,罪行累累,判二十年都少了。但這是真實的嗎?

李日華,1975年11月25日出生,1995年從湖南省公安高等專科學校刑偵專業畢業,1995年7月進入警界從事第一線刑事偵查破案工作達14年,刑偵破案數百件,多次立功和受到嘉獎,并于2001年7月開始先后擔任郴州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有組織犯罪偵查大隊副大隊長、大隊長、重案大隊副大隊長等職。被抓時他才34歲,一線的打黑干警,怎么成了領導、組織黑社會了呢?按照他的申訴材料所述,他是因實名舉報得罪了某位領導,被陷害的。“整個案件指控的事實都不存在,從頭到尾都是做出來的假案”。

中午十一點多,在路人指引下,我趕到了富平縣法院附近的看守所,被告知富平監獄在更遠的莊里鎮,于是又驅車趕往莊里。十二點一刻,在一個又一個路人的指引下,在通過一段又一段塵土飛揚的小道后,我們趕到了富平監獄門口,人家已經下班了,下午兩點半上班。饑腸轆轆的我,就和司機一道走進了附近的面館,各要了一碗關中特色的三合一和油潑面,吃完等待監獄上班。如果順利,我想會見完之后當天就趕回北京。異地會見,最怕當地辦案機關刁難。長沙監獄就曾告訴我,會見需要兩個律師,我臨時怎么變出一個?

下午三點多,在提交完會見手續后,我終于見到了傳說中的李日華。清秀、帥氣、文雅,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他說6月25日長沙監獄的獄警把他騙出,以出去辦兩天事為由,奔襲千里,突然轉至富平監獄,全部生活用品都沒來得及帶。在經歷六年牢獄之災后,我依然看到他眼中堅定而充滿希望的光芒,這也給了我一些力量。在隨后的交談中,兩位獄警一直在旁邊,但李日華娓娓道來的講述,不僅讓我的眼眶濕潤了,連獄警都悄悄背過身去,不忍再看。我沒有想到,某些地方的司法會陰暗至此,完全不顧證據、事實和程序,出人入罪,讓人萬劫不復。

7月8日下午三點多到四點多,會見的時間只有一個多小時,李日華無法跟我說太多細節,但他說的一些證據確實跟我了解的情況相符。我試圖從案卷材料、當事人陳述以及相關的佐證證據中拼湊出一個完整的圖景。如果李日華罰當其罪,我會承認這個事情,絕不死磕。如果李日華確實無辜蒙冤,我一定會爭取還他公道,那是一個打黑英雄應得的清白,應得的尊嚴,應得的自由。讓事情成為它本來應該有的樣子,是我為當事人維權的基本訴求。如果這樣苦苦追尋,能求到真相,求到公義,求到心安,奔波勞累算得了什么?

禍起蕭墻:李日華得罪了誰

李日華說,2007年,他任刑偵支隊掃黑大隊大隊長,在參與查處郴州市宜章縣“10?18涉黑專案”的過程中,依法秉公辦案,將涉案首要犯罪嫌疑人歐青云收押審查,并得到了省公安廳掃黑支隊吳干臣的支持。但是,時任郴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的省公安廳掛職干部胡新民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對歐青云作出了“放人”的處理決定。李日華出于職業操守與胡新民據理爭論,從此得罪胡新民,開始受到排擠打壓。這是李日華得罪上級領導的第一件事,也是他牢獄之災的根源。李日華說,胡新民副局長才是黑社會的真正保護傘!

我問李日華為什么敢說胡新民是黑社會的保護傘。李日華說他抓的歐青云是無惡不作的郴州市宜章縣黑幫老大,此前多次被捕又多次被取保,全因胡新民副局長是歐青云的“鐵桿兄弟”。2010年4月胡新民被調離,同年7月在湖南省紀委、省公安廳主要領導的直接過問下歐才被抓捕歸案。在公安部的督辦下,歐青云領導的黑社會組織近四十名成員被抓獲歸案。2012年10月31日,歐青云被湖南省宜章縣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二十年,其組織、領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15名成員分別被判處三年六個月至十八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李日華說,歐青云這個惡貫滿盈的黑幫老大多次被捕卻又多次取保,每次被抓都有群眾放鞭炮,但每次都能逃脫法網,這與他背后的保護傘特別是時任公安局副局長的胡新民不無關系。胡新民是歐青云死抱的大樹,為了與胡新民搞好關系,歐青云平日里供其吃喝玩樂,花費動輒上萬,特別是2008年4月歐青云被緝拿歸案,胡新民卻利用手中職權將歐青云從郴州市看守所取保放出后,歐青云對胡新民更是感恩戴德,光在郴州某奇石館就一次性購買了價值13萬元的奇石贈送給胡新民,兩人幾乎每天都有數個電話聯系。

我在一封舉報胡新民的舉報信中,見過李日華說的這份公安局副局長和黑社會老大的手機通話記錄。舉報信列舉了2010年2月2日至2010年4月18日期間歐青云與胡新民的50次通話記錄,從中可以窺見黑老大歐青云與自封為打黑英雄胡新民親密有加的“兄弟”關系(2010年大年初三、初四歐青云不遠千里跑到胡新民的老家為胡拜年)。歐青云歸案前的常用手機號碼:13786539XXX,胡新民在郴州任職期間的常用手機號碼:13549591XXX。經湖南省紀委干部陸群(微博名@御史在途)核實,此通話記錄真實。

郴州是湖南省的能源基地,因煤而富,也因煤而亂,社會治安永遠是當地政府的心病。早些年,各種黑惡勢力屢禁不絕,他們大肆盜挖煤炭資源,甚至公然搶奪合法礦的礦脈。普通群眾稍有微詞就會招來殺身之禍,黑惡勢力之間也會為了地盤大打出手,在郴州談“黑”色變。胡新民因借打黑之名行護黑之實,引發群眾大規模上訪、告狀,2010年4月被調離,后任湖南省公安廳信訪處副處長。舉報信說,2011年5月,當其得到準確消息鐵桿兄弟歐青云并未“出賣”自己后,胡新民蒙騙國內知名媒體《南方周末》記者曹勇撰文將自己塑造為具有悲情色彩的打黑英雄。

(上圖背手者就是胡新民 )我找到了2011年5月5日《南方周末》A8版的報道《警界無間道:郴州公安局里的生死暗戰》。該報道開篇就用文學手法寫道:“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暗戰驟緊。該局刑偵支隊負責人趙德忠闖進局長辦公室,大吼一聲:‘難道你要胡新民死在這里嗎?’一句話將身為郴州市公安局局長的唐國棟震得差點跳起來。”這篇報道提到時任郴州市公安局掃黑大隊大隊長的李日華“已布置好力量,準備不惜代價殺死胡新民。而正是趙德忠得到的情報,救了胡新民一命。”按照這說法,李日華還有故意殺人罪(未遂),怎么未見指控?

這篇報道見報后,郴州市刑偵支隊趙德忠異常氣憤,公開發表了一份關于該報道內容嚴重失實的聲明,并且把聲明貼在了南方周末官方網站該報道下的評論欄。該聲明稱:“南方周末記者曹勇,未對趙德忠進行采訪核實,即在南方周末報和各大媒體用趙德忠的名字,虛構瞎編捏造故事,使用侮辱誹謗詞語,歪曲事實,使我的人格、名譽受到極大傷害,其行為嚴重侵犯了我的

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篇五
威海港濤糾集黑社會暴打農民工后為何不怕告?

威海港濤糾集黑社會暴打農民工后為何不怕告?

能否依法治國是一個國家文明健康程度最重要的衡量標準之一,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也是依法治國的中心環節,而當違法者明火執仗的侵犯法律的尊嚴不但逍遙法外而且敢公然藐視法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近期,就發生了這樣一個事件,違法者明知自己的行為已超出法律的容忍底線仍大肆叫囂:從中央到地方我們都有人,你隨便告!

威海港濤房地產開發公司是當地的一家地產開發公司,其旗下項目九州圣浩大廈于一年前開始動工,工程開工后前后換了數家建筑商,這是為何呢?因為他們從不付工程款,為此民工無奈之下只好到市府上訪。開發公司老板畢國富得知工人的上訪行為后,不僅不覺害怕,不考慮馬上支付工資,而是指示自己的手下帶領黑社會成員對建筑方管理人員和民工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打擊報復,導致多人重傷。同時還叫囂道:從中央到地方都有人,隨便告。據悉,畢國富依靠背后權利散的保護,多年來一直橫行當地,早已成為當地的一害,百姓對此敢怒不敢言。看其手下的猖狂程度,便可知畢國富在當地為害之深之重。在畢國富心中,毫無法律意識,鋌而走險與攫取利益成為其行事的基本手段,此次拖欠農民工工資的項目,是畢國富在未得到任何政府許可的前提下強行開工的,在此過程中畢國富還制造過多起強拆的事件,制造多起留血事件,但是因為其背后錯綜復雜的關系而終于未得到半點追究。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

官商勾結對于社會的毒害程度往往是巨大的、長期的,因為有著某些權勢保護傘的庇護,一些所謂的商人經常挑戰法律的底線而卻屢屢逃脫法律的制裁,而越是多這種社會毒瘤的存在,我們國家所謂的“中國夢”便越難實現。

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篇六
黑社會老大的誕生

01.我出生在一個暴力家庭,打從小每當我哭泣的時候都會遭到暴力制止。

02.一旦我反抗就會遭到更加沉重的懲罰。

03.我在他們眼中就如同碗盤一樣可以隨便丟棄。

04.即使偶爾帶我出門也完全不顧及我的死活。

05.他們還親手教會了我不良習好。

06.麻醉我十分弱小的心靈。

07.這樣的生活使我從小就產生了極強的暴力傾向。

08.他們很疼愛我的姐姐,她經常吃掉本屬于我的食物。

09.我就經常在她熟睡的時候報復她搶奪我的口糧。

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篇七
黑道老大的獄中懺悔

引言:2004年2月16日,蘭州市中級法院公開審理馬冰冰黑社會犯罪團伙案,該團伙因犯下多起命案、作案時間長、涉案人數多而成為甘肅省建國以來最大的黑社會犯罪團伙,在公開審理中,該案團伙頭目馬冰冰的成長經歷和犯罪過程引起了市民和媒體的格外關注。馬冰冰出生于干部教育家庭,而且家庭環境良好,馬冰冰在校學習優秀,先后當過班長、團委書記等學生干部。但就是這個曾經優秀的學生,后來竟發展成為靡下擁有近40余人的黑社會犯罪團伙頭目,該團伙由最初打架斗毆、、從事非法討債進而打家劫舍、收取保護費、傷害無辜、致死多條

威海黑社會老大紅軍由小學生作文網(www.deyangsuzhou.cn)收集整理,轉載請注明出處!原文地址http://www.deyangsuzhou.cn/fanwen/jianli/915047.html

文章評論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deyangs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學生作文網 版權所有
英雄联盟菠菜网信誉评级 永平县| 浦东新区| 凌海市| 皋兰县| 永春县| 奇台县| 环江| 朝阳市| 汤阴县| 聂拉木县| 长治市| 沁水县| 江北区| 堆龙德庆县| 白山市| 喀什市| 鸡东县| 临夏县| 福安市| 周口市| 叙永县| 双江| 隆林| 嘉义市| 噶尔县| 叙永县| 巧家县| 普兰店市| 江北区| 工布江达县| 庆阳市| 故城县| 兴和县| 会东县| 望城县| 墨江| 电白县| 中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