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詩詞 > 正文
文章正文

搜狐看新聞賺錢是真的嗎-一把剪刀隨心動,萬種風情入詩來——話說古典詩詞中的“剪刀”(3)

詩詞 > :搜狐看新聞賺錢是真的嗎-一把剪刀隨心動,萬種風情入詩來——話說古典詩詞中的“剪刀”(3)是由小學生作文網(www.deyangsuzhou.cn)為您精心收集,如果覺得好,請把這篇文章復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訴您的朋友,以下是搜狐看新聞賺錢是真的嗎-一把剪刀隨心動,萬種風情入詩來——話說古典詩詞中的“剪刀”(3)的正文:

[一把剪刀多少克]一把剪刀隨心動,萬種風情入詩來——話說古典詩詞中的“剪刀”(3)

一把剪刀隨心動,萬種風情入詩來——話說古典詩詞中的“剪刀”(3)文章來自:愛師網

一把剪刀隨心動,萬種風情入詩來

——話說古典詩詞中的“剪刀”

裁縫要剪布剪線,村婦要剪紙,作為日常生活用品,剪刀小巧質樸,平凡普通,歷史悠久,是人們日常生產生活不可或缺的工具。《詩經·召南·甘棠》“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大概是最早提到剪刀的詩文,從此它頗為詩人青睞。歷代詩人筆下,它都能翩翩起舞,上下起落之間,翻飛騰轉之際,煥發著別樣的風情,傳達著常物難以描述與表達的意蘊。

一、風情民俗可以“剪”

“春衣都是柔荑剪,尚沾惹、殘茸半縷。”(姜夔《月下笛》)“吳刀剪彩縫舞衣,明妝麗服奪春暉。”(李白《白纻辭》)“巧裁幡勝試新羅,畫彩描金作鬧蛾;從此剪刀閑一月,閨中針線歲前多。”(查慎行《鳳城新年辭》)這是生活中最常見的景象,裁剪衣服。

“詞韻窄,酒杯長。剪蠟花,壺箭催忙。”(吳文英《夜合花·自鶴江入京,泊葑門外有感》)“記前度、剪燈一笑,再相逢、知在那人家?”(張炎《寄李筠房》)這是剪燭,剪去燼余的燭心,使燈顯得更亮一些。“剪燈”“剪燭”之句古詩文中大量存在。

“煖湯濯我足,剪紙招我魂。”(杜甫《彭衙行》)這是剪紙招魂,用于祭奠鬼神,各地都有此民俗。1980年春,趙樸初先生為揚州藝人作的一套《鑒真大和尚》剪紙,寫有“憶江南”詞一首,中有“明月滿城歌過海,神工剪紙與招魂”之句,援引千年風俗,以神來之筆,表達故鄉故國親人對鑒真大師懷念之情。

“依前過了舊約,甚當初賺我,偷剪云鬟。”(柳永《錦堂春》)古代男女相別,有訂立盟約,女子剪發以贈的習俗。贈發不僅為了讓男子見發如見人,還有以發纏住男子之心的寓意。

“剪紅情,裁綠意,花信上釵股。”(吳文英《祝英臺近·除夜立春》)“紅情”、“綠意”指紅花、綠葉。趙彥昭《奉和對圣制立春日侍宴內殿出剪彩花應制》詩:“花隨紅意發,葉就綠情新”。花信,指花信風,應花期而來的風。立春,人們剪好紅花綠葉,作成春幡,插鬢戴發,以應時令。

“念秦樓也擬人歸,應剪菖蒲自酌。”(吳文英《澡蘭香·淮安重午》)“菖蒲”為端午當令物品,《荊楚歲時記》有:“端午歲以菖蒲一寸九節者泛酒,以避瘟氣。”《夢梁錄》中也有類似記載,說端午這一天“正是葵榴斗艷、梔艾爭香,角黍包金,菖蒲切玉”。可見宋代端午有剪碎菖蒲泡酒的習俗,故詩人說“應剪菖蒲自酌”。

“美人慵剪上元燈,彈淚倚瑤瑟。”(朱敦儒《好事近》)上元即農歷正月十五日元宵節,這是宋代盛大的節日,民間有扎彩燈等習俗。宋時筆記中經常涉及的“紅蓮”、“菊燈”等即指扎成蓮花狀、菊花狀的燈。《歲時廣記》說:“上元燈槊之制,以竹一本,其上破之為二十條,或十六條;每二條以麻合系其銷,而彎屈其中,以紙糊之,則成蓮花一葉;每二葉相壓,則成蓮花盛開之狀。燈其中,旁插蒲捧荷剪刀草于花之下。”周密《武林舊事》卷二“燈品”:“又有深閨巧姓,剪紙而成,尤為精妙。”陸游《十二月一日》詩:“兒書春日榜,女剪上元燈。”說明宋時上元時節剪紙做燈是一大風俗,而這常常是閨中人之巧技,在早些日子就已開始制作以備上元燈節玩賞。

“任他二月春風好,剪出垂楊恐不如”,這是時人對嘉慶道光年間包鈞的剪紙技藝的稱贊。剪紙,全國各地許多地方逢年過節、婚喪嫁娶有剪紙之風。剪紙藝人用一把剪刀,幾張素紙,憑著心靈手巧,剪出生動活潑、寓意吉祥的各式花樣。

二、美景佳物可以“剪”

“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賀知章《詠柳》)詩人的想象讓人驚訝,把具體的“春風”比作想像中的“剪刀”,讓人自然想象這細葉是巧匠剪裁出來的。詩以問句引出春風似剪,同時隱去持剪裁春的主體,實為以特寫式的鏡頭,運實入虛,生動揭示了“春風”與碧柳間的密切關系。柳枝柳葉的精致、細巧、可愛一下勾勒了出來,于是一幅春天的美景圖突顯在眼前,別具情致。“多事年年二月風,剪出鵝黃縷。”(《卜算子·詠柳》)也是春風,也是楊柳,也是美麗的春景,納蘭性德寫景佳句也是脫胎于此。蘇東坡《吉祥寺花將落而述古不至》“今歲東風巧剪裁,含情只待使君來”,也把“風”比作“剪子”,只是剪出的是“花”,但此句還是展現了花之美。

“天人寧許巧,剪水作花飛。”(陸暢《驚雪》)既然“楊柳”可以剪,“花”可以剪,“水”又有什么不可以。詩人設想“天人”剪取那清亮亮的水而成“花”,雪花的前世今生交代得清清楚楚,卻又神奇莫測,讓人遐想雪花之美之巧之麗之清。從此,后世雪花有個雅名——剪水花。如,“東君未破含春藥,青女先飛剪水花。”(范成大《春后微雪一宿而晴》)“春叢一夜,六花開盡,不待剪刀催。”(歐陽修《少年游》)也是寫剪出“雪花”,只是更有時光流逝之意。

“裁剪冰綃,輕疊數重,淡著胭脂勻注。”(趙佶《燕山亭·北行見杏花》)盡管作者是亡國之君,可其藝術修養還是讓人贊不絕口,詩人以細膩的筆觸工筆描繪杏花,花兒好似一疊疊冰清玉潔的縑綢,重重花瓣經過巧手裁剪,又逐步勻稱地暈染上淺淡的胭脂,每一朵杏花都是那樣精美絕倫地呈現在人們眼前。“桃花亂落如紅雨,剪綃裁錦一重重”(白居易)與之同樣精妙,或許是趙佶讀詩甚多,受到白居易的啟示。

“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吳淞半江水。”(杜甫《戲題王宰畫山水圖歌》)這是歷來贊頌的名句,詩人深為眼前這幅山水圖的藝術魅力所吸引,盛贊畫之逼真:大概是用并州出產的鋒利的剪刀,把吳淞江水也剪來了!(并州:古代以出產剪刀名聞天下。)詩句精美絕倫,剪取的對象是美麗的山水,可見畫面已經過畫家精巧處理,想象精絕,含蓄簡練,不愧是老杜手筆。李賀“欲剪湘中一尺天,吳娥莫道吳刀澀。”(《羅浮山人與葛篇》)雖脫胎于杜甫,卻有自己的新意,以“澀”呈現惜意,表達對眼前精細光滑的葛布的喜愛,顯得空靈奇幻。陸游在《秋思》中說“詩情也似并刀快,剪得秋光入卷來”,也頗富有詩意與情韻。而張炎“幾時歸去,剪取一半煙水。”(《湘月》)顯然也取自杜甫詩句,卻也能表達自己的情懷,有類似“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夸”(柳永《望海潮》)之味。

“妙手寫徽真,水剪雙眸點絳唇。”(秦觀《南鄉子》)眼睛最能顯示美人神采和情韻,用“水剪”二字修飾,給人的印象便自不同,如工筆畫之于剪影,精細多了,也水靈多了。看來婉約派詞人對人的描摹與刻畫有其精絕與佳妙之處,不僅能寫出人物的相貌,還能傳達出神韻。事實上這一詩句來自白居易《箏詩》“雙眸剪秋水,十指剝春蔥”,寫眼睛如剪來的秋水般明澈、清洌。李賀《唐兒歌》“一雙瞳人剪秋水”與之有異曲同工之妙,后人便就有了詞語“剪水雙瞳”,形容眼睛清澈明亮。而詞語“裁云剪水”,裁行云,剪流水,比喻詩文構思精妙新巧。

文章來自:愛師網

一把剪刀隨心動,萬種風情入詩來

——話說古典詩詞中的“剪刀”

裁縫要剪布剪線,村婦要剪紙,作為日常生活用品,剪刀小巧質樸,平凡普通,歷史悠久,是人們日常生產生活不可或缺的工具。《詩經·召南·甘棠》“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大概是最早提到剪刀的詩文,從此它頗為詩人青睞。歷代詩人筆下,它都能翩翩起舞,上下起落之間,翻飛騰轉之際,煥發著別樣的風情,傳達著常物難以描述與表達的意蘊。

一、風情民俗可以“剪”

“春衣都是柔荑剪,尚沾惹、殘茸半縷。”(姜夔《月下笛》)“吳刀剪彩縫舞衣,明妝麗服奪春暉。”(李白《白纻辭》)“巧裁幡勝試新羅,畫彩描金作鬧蛾;從此剪刀閑一月,閨中針線歲前多。”(查慎行《鳳城新年辭》)這是生活中最常見的景象,裁剪衣服。

“詞韻窄,酒杯長。剪蠟花,壺箭催忙。”(吳文英《夜合花·自鶴江入京,泊葑門外有感》)“記前度、剪燈一笑,再相逢、知在那人家?”(張炎《寄李筠房》)這是剪燭,剪去燼余的燭心,使燈顯得更亮一些。“剪燈”“剪燭”之句古詩文中大量存在。

“煖湯濯我足,剪紙招我魂。”(杜甫《彭衙行》)這是剪紙招魂,用于祭奠鬼神,各地都有此民俗。1980年春,趙樸初先生為揚州藝人作的一套《鑒真大和尚》剪紙,寫有“憶江南”詞一首,中有“明月滿城歌過海,神工剪紙與招魂”之句,援引千年風俗,以神來之筆,表達故鄉故國親人對鑒真大師懷念之情。

“依前過了舊約,甚當初賺我,偷剪云鬟。”(柳永《錦堂春》)古代男女相別,有訂立盟約,女子剪發以贈的習俗。贈發不僅為了讓男子見發如見人,還有以發纏住男子之心的寓意。

“剪紅情,裁綠意,花信上釵股。”(吳文英《祝英臺近·除夜立春》)“紅情”、“綠意”指紅花、綠葉。趙彥昭《奉和對圣制立春日侍宴內殿出剪彩花應制》詩:“花隨紅意發,葉就綠情新”。花信,指花信風,應花期而來的風。立春,人們剪好紅花綠葉,作成春幡,插鬢戴發,以應時令。

“念秦樓也擬人歸,應剪菖蒲自酌。”(吳文英《澡蘭香·淮安重午》)“菖蒲”為端午當令物品,《荊楚歲時記》有:“端午歲以菖蒲一寸九節者泛酒,以避瘟氣。”《夢梁錄》中也有類似記載,說端午這一天“正是葵榴斗艷、梔艾爭香,角黍包金,菖蒲切玉”。可見宋代端午有剪碎菖蒲泡酒的習俗,故詩人說“應剪菖蒲自酌”。

“美人慵剪上元燈,彈淚倚瑤瑟。”(朱敦儒《好事近》)上元即農歷正月十五日元宵節,這是宋代盛大的節日,民間有扎彩燈等習俗。宋時筆記中經常涉及的“紅蓮”、“菊燈”等即指扎成蓮花狀、菊花狀的燈。《歲時廣記》說:“上元燈槊之制,以竹一本,其上破之為二十條,或十六條;每二條以麻合系其銷,而彎屈其中,以紙糊之,則成蓮花一葉;每二葉相壓,則成蓮花盛開之狀。燈其中,旁插蒲捧荷剪刀草于花之下。”周密《武林舊事》卷二“燈品”:“又有深閨巧姓,剪紙而成,尤為精妙。”陸游《十二月一日》詩:“兒書春日榜,女剪上元燈。”說明宋時上元時節剪紙做燈是一大風俗,而這常常是閨中人之巧技,在早些日子就已開始制作以備上元燈節玩賞。

“任他二月春風好,剪出垂楊恐不如”,這是時人對嘉慶道光年間包鈞的剪紙技藝的稱贊。剪紙,全國各地許多地方逢年過節、婚喪嫁娶有剪紙之風。剪紙藝人用一把剪刀,幾張素紙,憑著心靈手巧,剪出生動活潑、寓意吉祥的各式花樣。

二、美景佳物可以“剪”

“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賀知章《詠柳》)詩人的想象讓人驚訝,把具體的“春風”比作想像中的“剪刀”,讓人自然想象這細葉是巧匠剪裁出來的。詩以問句引出春風似剪,同時隱去持剪裁春的主體,實為以特寫式的鏡頭,運實入虛,生動揭示了“春風”與碧柳間的密切關系。柳枝柳葉的精致、細巧、可愛一下勾勒了出來,于是一幅春天的美景圖突顯在眼前,別具情致。“多事年年二月風,剪出鵝黃縷。”(《卜算子·詠柳》)也是春風,也是楊柳,也是美麗的春景,納蘭性德寫景佳句也是脫胎于此。蘇東坡《吉祥寺花將落而述古不至》“今歲東風巧剪裁,含情只待使君來”,也把“風”比作“剪子”,只是剪出的是“花”,但此句還是展現了花之美。

“天人寧許巧,剪水作花飛。”(陸暢《驚雪》)既然“楊柳”可以剪,“花”可以剪,“水”又有什么不可以。詩人設想“天人”剪取那清亮亮的水而成“花”,雪花的前世今生交代得清清楚楚,卻又神奇莫測,讓人遐想雪花之美之巧之麗之清。從此,后世雪花有個雅名——剪水花。如,“東君未破含春藥,青女先飛剪水花。”(范成大《春后微雪一宿而晴》)“春叢一夜,六花開盡,不待剪刀催。”(歐陽修《少年游》)也是寫剪出“雪花”,只是更有時光流逝之意。

“裁剪冰綃,輕疊數重,淡著胭脂勻注。”(趙佶《燕山亭·北行見杏花》)盡管作者是亡國之君,可其藝術修養還是讓人贊不絕口,詩人以細膩的筆觸工筆描繪杏花,花兒好似一疊疊冰清玉潔的縑綢,重重花瓣經過巧手裁剪,又逐步勻稱地暈染上淺淡的胭脂,每一朵杏花都是那樣精美絕倫地呈現在人們眼前。“桃花亂落如紅雨,剪綃裁錦一重重”(白居易)與之同樣精妙,或許是趙佶讀詩甚多,受到白居易的啟示。

“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吳淞半江水。”(杜甫《戲題王宰畫山水圖歌》)這是歷來贊頌的名句,詩人深為眼前這幅山水圖的藝術魅力所吸引,盛贊畫之逼真:大概是用并州出產的鋒利的剪刀,把吳淞江水也剪來了!(并州:古代以出產剪刀名聞天下。)詩句精美絕倫,剪取的對象是美麗的山水,可見畫面已經過畫家精巧處理,想象精絕,含蓄簡練,不愧是老杜手筆。李賀“欲剪湘中一尺天,吳娥莫道吳刀澀。”(《羅浮山人與葛篇》)雖脫胎于杜甫,卻有自己的新意,以“澀”呈現惜意,表達對眼前精細光滑的葛布的喜愛,顯得空靈奇幻。陸游在《秋思》中說“詩情也似并刀快,剪得秋光入卷來”,也頗富有詩意與情韻。而張炎“幾時歸去,剪取一半煙水。”(《湘月》)顯然也取自杜甫詩句,卻也能表達自己的情懷,有類似“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夸”(柳永《望海潮》)之味。

“妙手寫徽真,水剪雙眸點絳唇。”(秦觀《南鄉子》)眼睛最能顯示美人神采和情韻,用“水剪”二字修飾,給人的印象便自不同,如工筆畫之于剪影,精細多了,也水靈多了。看來婉約派詞人對人的描摹與刻畫有其精絕與佳妙之處,不僅能寫出人物的相貌,還能傳達出神韻。事實上這一詩句來自白居易《箏詩》“雙眸剪秋水,十指剝春蔥”,寫眼睛如剪來的秋水般明澈、清洌。李賀《唐兒歌》“一雙瞳人剪秋水”與之有異曲同工之妙,后人便就有了詞語“剪水雙瞳”,形容眼睛清澈明亮。而詞語“裁云剪水”,裁行云,剪流水,比喻詩文構思精妙新巧。,文章來自:愛師網

一把剪刀隨心動,萬種風情入詩來

——話說古典詩詞中的“剪刀”

裁縫要剪布剪線,村婦要剪紙,作為日常生活用品,剪刀小巧質樸,平凡普通,歷史悠久,是人們日常生產生活不可或缺的工具。《詩經·召南·甘棠》“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大概是最早提到剪刀的詩文,從此它頗為詩人青睞。歷代詩人筆下,它都能翩翩起舞,上下起落之間,翻飛騰轉之際,煥發著別樣的風情,傳達著常物難以描述與表達的意蘊。

一、風情民俗可以“剪”

“春衣都是柔荑剪,尚沾惹、殘茸半縷。”(姜夔《月下笛》)“吳刀剪彩縫舞衣,明妝麗服奪春暉。”(李白《白纻辭》)“巧裁幡勝試新羅,畫彩描金作鬧蛾;從此剪刀閑一月,閨中針線歲前多。”(查慎行《鳳城新年辭》)這是生活中最常見的景象,裁剪衣服。

“詞韻窄,酒杯長。剪蠟花,壺箭催忙。”(吳文英《夜合花·自鶴江入京,泊葑門外有感》)“記前度、剪燈一笑,再相逢、知在那人家?”(張炎《寄李筠房》)這是剪燭,剪去燼余的燭心,使燈顯得更亮一些。“剪燈”“剪燭”之句古詩文中大量存在。

“煖湯濯我足,剪紙招我魂。”(杜甫《彭衙行》)這是剪紙招魂,用于祭奠鬼神,各地都有此民俗。1980年春,趙樸初先生為揚州藝人作的一套《鑒真大和尚》剪紙,寫有“憶江南”詞一首,中有“明月滿城歌過海,神工剪紙與招魂”之句,援引千年風俗,以神來之筆,表達故鄉故國親人對鑒真大師懷念之情。

“依前過了舊約,甚當初賺我,偷剪云鬟。”(柳永《錦堂春》)古代男女相別,有訂立盟約,女子剪發以贈的習俗。贈發不僅為了讓男子見發如見人,還有以發纏住男子之心的寓意。

“剪紅情,裁綠意,花信上釵股。”(吳文英《祝英臺近·除夜立春》)“紅情”、“綠意”指紅花、綠葉。趙彥昭《奉和對圣制立春日侍宴內殿出剪彩花應制》詩:“花隨紅意發,葉就綠情新”。花信,指花信風,應花期而來的風。立春,人們剪好紅花綠葉,作成春幡,插鬢戴發,以應時令。

“念秦樓也擬人歸,應剪菖蒲自酌。”(吳文英《澡蘭香·淮安重午》)“菖蒲”為端午當令物品,《荊楚歲時記》有:“端午歲以菖蒲一寸九節者泛酒,以避瘟氣。”《夢梁錄》中也有類似記載,說端午這一天“正是葵榴斗艷、梔艾爭香,角黍包金,菖蒲切玉”。可見宋代端午有剪碎菖蒲泡酒的習俗,故詩人說“應剪菖蒲自酌”。

“美人慵剪上元燈,彈淚倚瑤瑟。”(朱敦儒《好事近》)上元即農歷正月十五日元宵節,這是宋代盛大的節日,民間有扎彩燈等習俗。宋時筆記中經常涉及的“紅蓮”、“菊燈”等即指扎成蓮花狀、菊花狀的燈。《歲時廣記》說:“上元燈槊之制,以竹一本,其上破之為二十條,或十六條;每二條以麻合系其銷,而彎屈其中,以紙糊之,則成蓮花一葉;每二葉相壓,則成蓮花盛開之狀。燈其中,旁插蒲捧荷剪刀草于花之下。”周密《武林舊事》卷二“燈品”:“又有深閨巧姓,剪紙而成,尤為精妙。”陸游《十二月一日》詩:“兒書春日榜,女剪上元燈。”說明宋時上元時節剪紙做燈是一大風俗,而這常常是閨中人之巧技,在早些日子就已開始制作以備上元燈節玩賞。

“任他二月春風好,剪出垂楊恐不如”,這是時人對嘉慶道光年間包鈞的剪紙技藝的稱贊。剪紙,全國各地許多地方逢年過節、婚喪嫁娶有剪紙之風。剪紙藝人用一把剪刀,幾張素紙,憑著心靈手巧,剪出生動活潑、寓意吉祥的各式花樣。

二、美景佳物可以“剪”

“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賀知章《詠柳》)詩人的想象讓人驚訝,把具體的“春風”比作想像中的“剪刀”,讓人自然想象這細葉是巧匠剪裁出來的。詩以問句引出春風似剪,同時隱去持剪裁春的主體,實為以特寫式的鏡頭,運實入虛,生動揭示了“春風”與碧柳間的密切關系。柳枝柳葉的精致、細巧、可愛一下勾勒了出來,于是一幅春天的美景圖突顯在眼前,別具情致。“多事年年二月風,剪出鵝黃縷。”(《卜算子·詠柳》)也是春風,也是楊柳,也是美麗的春景,納蘭性德寫景佳句也是脫胎于此。蘇東坡《吉祥寺花將落而述古不至》“今歲東風巧剪裁,含情只待使君來”,也把“風”比作“剪子”,只是剪出的是“花”,但此句還是展現了花之美。

“天人寧許巧,剪水作花飛。”(陸暢《驚雪》)既然“楊柳”可以剪,“花”可以剪,“水”又有什么不可以。詩人設想“天人”剪取那清亮亮的水而成“花”,雪花的前世今生交代得清清楚楚,卻又神奇莫測,讓人遐想雪花之美之巧之麗之清。從此,后世雪花有個雅名——剪水花。如,“東君未破含春藥,青女先飛剪水花。”(范成大《春后微雪一宿而晴》)“春叢一夜,六花開盡,不待剪刀催。”(歐陽修《少年游》)也是寫剪出“雪花”,只是更有時光流逝之意。

“裁剪冰綃,輕疊數重,淡著胭脂勻注。”(趙佶《燕山亭·北行見杏花》)盡管作者是亡國之君,可其藝術修養還是讓人贊不絕口,詩人以細膩的筆觸工筆描繪杏花,花兒好似一疊疊冰清玉潔的縑綢,重重花瓣經過巧手裁剪,又逐步勻稱地暈染上淺淡的胭脂,每一朵杏花都是那樣精美絕倫地呈現在人們眼前。“桃花亂落如紅雨,剪綃裁錦一重重”(白居易)與之同樣精妙,或許是趙佶讀詩甚多,受到白居易的啟示。

“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吳淞半江水。”(杜甫《戲題王宰畫山水圖歌》)這是歷來贊頌的名句,詩人深為眼前這幅山水圖的藝術魅力所吸引,盛贊畫之逼真:大概是用并州出產的鋒利的剪刀,把吳淞江水也剪來了!(并州:古代以出產剪刀名聞天下。)詩句精美絕倫,剪取的對象是美麗的山水,可見畫面已經過畫家精巧處理,想象精絕,含蓄簡練,不愧是老杜手筆。李賀“欲剪湘中一尺天,吳娥莫道吳刀澀。”(《羅浮山人與葛篇》)雖脫胎于杜甫,卻有自己的新意,以“澀”呈現惜意,表達對眼前精細光滑的葛布的喜愛,顯得空靈奇幻。陸游在《秋思》中說“詩情也似并刀快,剪得秋光入卷來”,也頗富有詩意與情韻。而張炎“幾時歸去,剪取一半煙水。”(《湘月》)顯然也取自杜甫詩句,卻也能表達自己的情懷,有類似“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夸”(柳永《望海潮》)之味。

“妙手寫徽真,水剪雙眸點絳唇。”(秦觀《南鄉子》)眼睛最能顯示美人神采和情韻,用“水剪”二字修飾,給人的印象便自不同,如工筆畫之于剪影,精細多了,也水靈多了。看來婉約派詞人對人的描摹與刻畫有其精絕與佳妙之處,不僅能寫出人物的相貌,還能傳達出神韻。事實上這一詩句來自白居易《箏詩》“雙眸剪秋水,十指剝春蔥”,寫眼睛如剪來的秋水般明澈、清洌。李賀《唐兒歌》“一雙瞳人剪秋水”與之有異曲同工之妙,后人便就有了詞語“剪水雙瞳”,形容眼睛清澈明亮。而詞語“裁云剪水”,裁行云,剪流水,比喻詩文構思精妙新巧。文章來自:愛師網

三、思念懷遠可以“剪”

“獨抱濃愁無好夢,夜闌猶剪燈花弄。”(李清照《蝶戀花·離情》“剪燈”,一個極其無聊的動作,夜已深,人已靜,閨中女子卻“剔盡寒燈夢不成”(朱淑真《減字木蘭花?春怨》)。少婦手“剪”燈花,盼人不歸。細節不斷重復,動作清晰肖妙,呈現的卻是主人公的無比失望和凄苦,這種內心煎熬外化為一個單調重復的動作,比傾訴思念親人的心事,更耐人尋味,更富感染力,也使主題的表達更深沉含蓄。

與之有異曲同工之妙的還有朱淑真名篇《秋夜》:“夜久無眠秋氣清,燭花頻剪欲三更。鋪床涼滿梧桐月,月在梧桐缺處明。”次句緊承“無眠”,寫人事活動。既然輾轉反側難入夢,那么如何打發漫漫長夜呢?空房寂寥,紅燭高燒,百無聊賴中,她只好剪燭花以消遣寂寞了。“頻剪”類同李清照“猶剪”,寫出了女主人公的焦灼不安、心神難寧,極寫思婦飽受孤獨寂寞煎熬之苦。

“杯嫌玉漏遲,燭怕金刀剪。”(秦觀《生查子》)主人公以酒銷愁,但覺時間過得太慢,而燒焦了的燭芯剪了一次又一次,以至不堪再剪。這也是描寫女子獨對孤燈,坐待天明,思念遠方之人的佳句。杯和燭本為無知之物,但詞人卻把它們擬人化,說酒杯嫌漏刻過于遲緩,蠟燭怕剪刀剪得頻繁。語似無理卻是至情之語。其心情之痛苦,不言而喻。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李商隱《巴山夜雨》)這是對未來團聚時幸福圖景的想象,滿腹的寂寞思念,只有寄托在將來。那時詩人返回故鄉,同妻子在西屋的窗下共同剪去燭心,竊竊私語,徹夜不眠,時光在不斷流逝,卻仍有敘不完的離情,言不盡的喜悅。詩句在虛實變換、時空轉換中表達了詩人滿腔的思念之情,為人千古傳誦。周邦彥的“灑空階、夜闌未休,故人剪燭西窗語。”(《瑣窗寒》)也寫對羈旅生活的厭倦,對年華流逝的痛惜,對家鄉的思念,對故友的懷想,還有對情人的眷戀,詩句與此的藝術手法類似。

“暮雨生寒,鳴蛩勸織,深閣時聞裁剪。”(周邦彥《齊天樂》)蛩即蟋蟀,其聲似勸人機織,故又名促織。三句分別從自然角度與人事方面寫秋感,語意略同于杜甫《秋興》“寒衣處處催刀尺”。裁剪新衣,既指季節變換,時光如白駒過隙,也暗喻客子無衣之感也,自然引出思家念家之懷想。裁剪之聲與鳴蛩促織之音緊緊銜接,足見詞人銳感靈心,心細若發。

“但可憐處,無奈苒苒魂驚,采香南浦,剪梅煙驛。”(史達祖《秋霽》)“剪梅”乃寄遠常用之典,“一剪梅”詞牌起源即是。據《荊州記》載,“陸凱、范曄相善,自江南寄梅花一枝詣長安與曄,并贈詩曰:‘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因無所有而折梅寄遠已屬可嘆,何況詞人身處貶所,寄遠之際更多一番不足為外人道的苦情。

“念秦樓也擬人歸,應剪菖蒲自酌。”(吳文英《澡蘭香·淮安重午》)這二句從對方角度寫思念之深,不禁設想姬人也在思念自己,她一邊獨酌,一邊盤算著我,何時才能歸來,細節逼真,畫面真切。

“素手抽針冷,那堪把剪刀。”(李白《子夜吳歌·冬歌》)素手抽針已覺很冷,還要握那冰冷的剪刀。天氣的嚴寒,使手指也不靈巧了,但時不我待,人物焦急情態宛如畫出。所以才有后文,“裁縫寄遠道,幾日到臨洮?”詩句通過細節刻畫與心理描寫結合,塑造出一個思婦形象,成功表達了懷遠主題。白居易的“秋霜欲下手先知,燈底裁縫剪刀冷。”(《寒閨怨》)著眼點與李白相同。

四、痛苦愁思可以“剪”

“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李賀《蘇小小墓》)既然無物可結同心,那么物又何用?所以墳前如煙的鮮花,也不可能成為綰結的贈物,雖有似無,不堪剪摘了。寫蘇小小幽怨之心,痛苦之情,沉痛之極。

“獨倚闌干凝望遠,一川煙草平如剪。”(謝逸《蝶戀花》)女主人公凝神遠眺,所盼望的人終究沒有出現,視野盡處,只有“一川煙草平如剪”。“如剪”,寫出了眼前之草是如此的平整、繁茂、蔥蘢,可以想象閨中女子極度失望的情狀。景越美,望遠之人越痛苦,類同于歐陽修的“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踏莎行》)詞以景結情,余韻裊裊。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李煜《相見歡》)千絲萬縷的離愁,緊緊纏繞著人,再快的剪刀也是剪不斷的。詩人把人物內心抽象的離愁,化作“剪刀”下具體的緊緊盤繞人、難以化解的轉動的亂絲,極其形象而深刻的寫出了人物本來可意會而難以言傳的情感,為千古絕妙之句。姜夔的“算空有并刀,難剪離愁千縷。”(《長亭怨慢》)與此相似。

“這次第,算人間沒個并刀,剪斷心上愁痕。”(黃孝邁《湘春夜月》)愁緒擾人,分量沉重,自然產生剪除意愿,這是人們的共同心理。詩句可說脫胎于李煜之句,然而這幾句,合理的意愿卻是用否定方式喟嘆的口吻表達出來,就別有意趣了,因為遍尋人間也找不到能夠剪斷這種愁緒的剪刀,由此可見愁緒之無可驅遣、無可排除。

“剪碎香羅浥淚痕,鷓鴣聲斷不堪聞,馬嘶人去近黃昏。”(無名氏《浣溪沙·瓜陂鋪題壁》香羅帕一般為男女定情時饋贈的信物,現在將它剪碎來揩拭離人的眼淚,可見悲痛之極。就在這剪碎香羅,淚眼相看,痛苦訣別之際,那“行不得也哥哥”的鷓鴣哀鳴,和著催人遠行的聲聲馬嘶,又在黃昏的沉沉暮靄中斷續相和,更使得這一對多情的離人肝腸寸斷。

“七張機,鴛鴦織就又遲疑。只恐被人輕裁剪,分飛兩處,一場離恨,何計再相隨?”(無名氏《九張機》)織成了鴛鴦戲水的圖案,本應高興,為何反而“遲疑”?原來她“只恐被人輕裁剪”,從而引起一場難以排遣的離恨。這一擔心,表現女主人公對前途不可把握的顧慮,和對命運的無窮隱憂。

“美人慵剪上元燈,彈淚倚瑤瑟。”(朱敦儒《好事近》)女主人由眼前的一景一物牽惹起對遠人的縷縷情思,即便很快是一年一度的盛大的節日,也沒有絲毫的心思剪紙去做那上元的燈。不做這一動作,恰是痛苦心情的外在流露。

“西風一夜剪芭蕉,倦眼經秋耐寂寥,強把心情付濁醪。”(納蘭性德《憶王孫》)前人春風可作剪,納蘭便把西風作剪,都是比喻,都是寫風,卻不是套襲,而有了新的思考與創意,前人“剪”出春天之美好,這里則“剪”出秋氣之凜冽,從而寫出主人公“讀《離騷》,愁似湘江日夜潮”的情懷。文章來自:愛師網

五、深情厚誼可以“剪”

“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杜甫《贈衛八處士》)菜是冒著夜雨剪來的春韭,飯是新煮的摻有黃米的。詩寫衛八處士用鄉間家常飯菜招待杜甫,有濃濃的鄉村田野氣息,體現出老朋友間不拘形跡的淳樸友情。“君且住,草留君剪韭。”(劉辰翁《摸魚兒·酒邊留同年徐云屋》)源出杜詩,寫劉辰翁沒有珍饈以待客,茶飯雖粗劣,兩人的關系卻更親密。

“好在堂前細柳,應念我,莫剪柔柯。”(蘇軾《滿庭芳》)蘇東坡離開黃州前,囑咐鄰里不要剪斷堂前細柳,言外之意,不必折柳相送,不必惜別懷遠,自己有朝一日還要重返故地。語言婉轉含蓄,對黃州山山水水的留戀,對黃州男女老少、父老鄉親的牽掛與友情,盡在這癡癡的叮嚀中。

“醉鬟留盼,小窗剪燭;歌云載恨,飛上銀霄。”(吳文英《惜黃花慢》)“小窗剪燭”表示歡聚、團圓,吳文英在餞別好友尹惟曉時,借歌女(“醉鬟”)之曲期表達離情(“留盼”),抒發情懷。

六、品德志向可以“剪”

“飲露身輕,吟風翅薄,半剪冰箋誰寄。”(王沂孫《齊天樂·蟬》)蟬翼只有“半剪”,指蟬的外形特征,“冰箋”指輕薄透明的形貌特征,暗指高潔之質,詩句寫出了“無人信高潔,誰為表予心”的沉痛慨嘆。“薄剪綃衣,涼生鬢影,獨飲天邊風露。”(仇遠《齊天樂·蟬》)與此有著相似的構思,“剪”出的是“綃衣”,卻分明是高潔的品德。

“行當驅下澤,去剪故園菜。”(王績《在京思故園見鄉人問》),與謝朓的“去剪北山菜”同義,都表示要回到故園吃老家的菜肴,意為歸隱田園的意思。

“湖海平生豪氣,關塞如今風景,剪燭看吳鉤。”(張孝祥《水調歌頭·聞采石戰勝》)作者“剪燭”為什么?不為別的,只為了映著燈光夜看細瞧“吳鉤”。這一動作表明情懷舊有,帶有辛棄疾“挑燈看劍”意味。滿腔壯志最后落腳在“剪燭看吳鉤”這一細節上,“此時無聲勝有聲”,夜闌人靜時,作者思緒難平,內心涌起“恢復(中原)之志”,“剪燭圖”有讓人頓生殺敵建功、直搗黃龍的沖天豪氣。“有志不成,千古同慨。挑燈看劍,令讀者起舞。”(《云韶集評》)陳廷焯評宋代陳人杰詞的這幾句話倒可以移用來評述張孝祥此句。

搜狐看新聞賺錢是真的嗎-一把剪刀隨心動,萬種風情入詩來——話說古典詩詞中的“剪刀”(3)由小學生作文網(www.deyangsuzhou.cn)收集整理,轉載請注明出處!原文地址http://www.deyangsuzhou.cn/shici/1246655.html

相關推薦
Copyright ? 2006 - 2016 www.deyangsu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小學生作文網 版權所有
英雄联盟菠菜网信誉评级 孙吴县| 晋州市| 崇礼县| 定远县| 宁津县| 建瓯市| 唐河县| 肥乡县| 奇台县| 繁昌县| 大丰市| 喜德县| 柞水县| 临猗县| 丘北县| 屏南县| 隆化县| 昌黎县| 普兰店市| 尼勒克县| 定陶县| 广州市| 宁德市| 云梦县| 尖扎县| 余干县| 商都县| 桐城市| 开鲁县| 榆林市| 女性| 郎溪县| 洛浦县| 日照市| 大关县| 财经| 鲜城| 杭锦旗|